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及應對措施

2020-05-28 02:36:20 《中國經貿導刊》 2020年11期

薛敏 沙曉君

摘 要:文章闡述了歷史上數次傳染病危機對經濟造成的損失,對比了2003年SARS疫情和本次肺炎疫情的嚴重程度和應對措施,分析了本次疫情可能對投資、出口以及相關行業的影響,并最終提出政策建議和應對措施。

關鍵詞:新冠肺炎 經濟沖擊 傳染病危機

近期爆發于武漢的新型肺炎引發政府和十多億國人密切關注。為避免人員流動造成疫情蔓延,2020年1月23日武漢及湖北地區多個城市封城,公交、地鐵、火車等公共交通暫時關閉。國務院辦公廳延長春假假期至2月2日,各地大專院校、幼兒園推遲開學。江蘇、上海等地區在此基礎上進行了更為嚴格的規定,要求轄區內企業不早于2月9日24時前復工,但實際上不少企業的復工人員和時間都晚于各地政府要求。新冠肺炎疫情及為阻斷疫情蔓延的種種舉措毫無疑問會對中國短期經濟帶來不可忽視的沖擊。

一、歷史上數次傳染病危機

世界歷史上大規模爆發的傳染病不僅在短時間內奪去數億人的生命,還對經濟社會造成巨大破壞,帶來嚴重損失。14世紀中期爆發于歐洲的黑死病,導致了超過六千萬人死亡,數量幾乎占到當時歐洲人口的四分之一。黑死病造成當地勞動人口減少,提高了歐洲當時的工資水平,其影響延續到15世紀,加速了歐洲封建制度的滅亡。天花在16世紀被引入美洲大陸后,造成當地土著人數銳減,引起當地土著人的大恐慌。到了18世紀,天花仍然在歐洲肆虐,造成當時死亡人數的10%~15%,人口密集地區的染病人數和死亡率更高。隨著社會的發展和變遷,病毒在世界范圍內傳播的區域更為廣泛。以黃熱病為例,其中間宿主伊蚊最遠飛行距離僅為300米,但伊蚊所攜帶的黃熱病病毒從西非轉移到美洲,從美洲傳播到歐洲,都是通過人的行為來實現的。距離現在100年之久的1918年大流感,爆發于美國,但被稱之為西班牙大流感。此次大流感對很多國家造成了巨大損失。據最新統計1918年大流感造成了世界范圍內5000萬~1億人死亡。美國因此損失了大量的勞動力,經濟遭受沖擊,對民眾心理產生了負面影響。我們記憶猶新的2003年SARS,全球累計報告8000多例,涉及32個國家和地區,病死率約為11%。經濟數據表明,SARS對經濟的影響主要體現在第二季度,隨著疫情解除,第三季度經濟開始反彈。2003年四個季度的GDP增速為11.1%、9.1%、10%和10%??傮w而言,2003年SARS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有限。不能否認的是,傳染性疾病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社會秩序混亂、人情淡薄,為居民帶來很大悲傷的同時還造成相當大的恐慌。

二、本次新冠肺炎疫情不同于2003年SARS時期

歷史上大規模的傳染病對于經濟的影響更多的在于其導致相當高的死亡人數,減少整個國家的勞動力數量?,F在隨著社會科技的進步和發展,無論是細菌性傳染病還是病毒性傳染病的致死率都顯著低于一個世紀以前。但由于交通手段的進步,以及國家之間、國家內部的經濟聯系更為緊密,傳染病傳播速度也更快。

2003年爆發于中國廣東省的SARS是讓國人最為印象深刻的傳染性疾病,也是和本次新型肺炎極為相似的一種疾病。根據世界衛生組織2010年10月公布的報告,2003年肆虐中國半年時間的SARS內地累計病例5327例,死亡349人。本次于武漢爆發的新型肺炎截至2020年3月1日,新型肺炎的確診人數為79971例,累計死亡2873人。所幸目前中國新冠肺炎確診人數逐漸下降,很多省市已經連續多天0確診。但值得注意的是,中國以外的地區,如日本、韓國、意大利等地的新冠肺炎確診人數增加很快。很顯然此次新型肺炎的傳染性更強,擴散速度更快。當然國家對此次新型肺炎的整治和控制措施也更為嚴格。整治措施包括上文提到的封城、延遲春節復工時間等,以上措施減少了凈勞動時間。凈勞動時間的減少無疑會影響經濟生產,影響到實際的投資、消費和進出口等。而且受到全世界其他國家疫情的影響,國際間的商品、服務貿易都會受到沖擊。

不少學者通過回顧SARS對實體經濟、金融市場的影響作為依據預測本次新型肺炎對經濟、金融市場的影響。但筆者要表達的是,本次新型肺炎對經濟、金融市場的沖擊和2003年SARS時期程度并不相同。筆者認為,在暫不考慮國家采取宏觀經濟對沖手段的情況下,本次新型肺炎就經濟的負面沖擊高于2003年SARS時期。SARS的傳染性低于此次新冠肺炎,SARS期間也并未采取封城、延期復工等措施。更為重要的一點。2003年中國經濟處于上升周期的初期,從2001年到2005年,GDP增速分別為8.3%、9.1%、10%、10.1%和11.4%,增速逐年加快。2003年總體增速為10%。而近兩年,中國正處于國內周期性問題和結構性問題疊加的時期,經濟增速逐年下滑,2019年GDP增速為6.1%。在當前經濟運行面臨挑戰的情況下,新冠肺炎疫情這樣的黑天鵝事件對當前經濟的沖擊負面較大。

三、本次新冠肺炎疫情對投資、出口、消費的影響

本次新冠肺炎疫情對投資、消費和進出口等方面均產生影響。員工復工時間推遲增加了企業的壓力,在當前的經濟環境下,企業成本增加,經營壓力加大必然會影響對未來的預期,從而影響投資決策。再者,有些地區、行業的春節假期延遲到2月10日,凈工作時間的減少會影響到制造業和基建領域的投資增速和出口增速。而疫情如果持續擴散,中國貨物出口會受到影響,不僅是前文提到的由于生產時間減少導致的產量減少,而且一些出口產品可能受到其他國家的質疑和隔斷,增加出口成本,甚至被其他國家拒絕進口。春節期間本來應是消費的重要時間,但受到疫情的影響,整個社會的消費呈現斷崖式下滑,且影響最為嚴重的是旅游、住宿餐飲、交通、娛樂服務業等。

具體從產業角度來看,第三產業受到影響最大。尤其是對交通服務、旅游、餐飲住宿等行業影響更為直接和明顯,一些地區可能會出現負增長。2003年SARS期間第三產業增加值占GDP的比重為32%,2019年已經增加到52%。第三產業已經是拉動經濟增長的中流砥柱,本次疫情對第三產業的沖擊影響毫無疑問會拖累經濟總體增長。從結構性來看,由于新冠肺炎造成學校延遲開學,使得不少家庭轉向線上教育,并且需求量非常大??梢哉f新冠肺炎疫情對教育培訓行業的影響是冰火兩重天,線上機構的生源火爆,但不具備線上教學能力的機構面對學生退款、房租、員工工資等多重壓力,生存堪憂。其次,本次疫情對第二產業的影響也不容低估。第二產業主要包括工業和建筑業等行業。勞動力流動受到約束、推遲復工時間、以及交通運輸等問題會影響很多工業企業。再次,疫情對于第一產業的影響較為有限。農牧行業是最基礎的產業,短期內由于餐飲市場的消費下跌,對于農牧產品的需求會下降,但這種下降是短期的,疫情消滅以后銷量自然會上升。

四、應對此次疫情的建議

通過對本次疫情對經濟金融的影響分析可以看出,這次黑天鵝事件對于經濟金融市場短期內都有負面沖擊。除了對投資、消費和出口等具有實際影響以外,對金融市場的沖擊也要特別關注。金融市場對事件的反應更為敏感,也更容易出現超調的情況。但隨著疫情阻隔、市場情緒的理性回歸,金融市場將會趨于平穩。

筆者分析,由于本次疫情導致的人員流動大幅減少、復工時間延遲以及完全不同于2003年的經濟背景,使得本次疫情對經濟增長的影響更甚于2003年SARS時期。但是中國政府具有非常強的治理能力、逆周期調節經驗以及宏觀經濟政策工具,這些條件可應對本次疫情帶來的負面沖擊。具體在恢復經濟增長方面的政策建議如下:

(一)擴張的財政政策

中國有充足的財政政策調整空間。政府可通過對企業減稅,尤其是受到此次肺炎疫情沖擊較大的餐飲、旅游、交通運輸等行業企業減稅,降低企業負擔。春節本應是消費的旺季,也是許多服務類企業創收的重要時間。經合組織提出一國財政健康的邊界線是財政赤字不超過GDP的3%,面對突然的疫情沖擊,財政政策需要發力、支出增加,硬守3%的赤字率可能并不必要。通過財政支出用于基礎設施建設,以此促進就業和增長。

(二)合理充裕的貨幣供應量

在經濟受到外部沖擊時,貨幣政策需要靈活適度調整,以穩定金融市場和增強公眾信心。面對本次疫情的沖擊,央行可適度的寬松貨幣政策,引導利率下行,緩解企業的資金壓力。貨幣政策固然有傳導不通暢的問題,但是寬松的貨幣政策釋放一種積極的信號,中央銀行通過與市場積極溝通、迅速回應市場關心的問題,可起到穩定市場信心提振市場信念的作用。

(三)為中小企業提供補貼

中小企業抵御風險的能力較弱,在本次疫情使得不少中小企業面臨損失,岌岌可危。中小企業長期以來存在融資難和融資貴的問題,也一直是政府非常關注的群體,對于中小企業的幫助要采取合適的方法。如上文所提到的,強制要求商業銀行定向提供流動性效果欠佳且難以持續。銀行可根據情況對這些企業的還款方式進行優化,降低其還款成本,以降低疫情造成的沖擊。同時,可結合財政政策對中小企業進行稅收減免、優惠和財政補貼。

(四)發揮保險保障作用

疫情的出現和擴散會造成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損失。低收入人群的資產主要是其勞動能力,對其勞動能力的保障則是對低收入人群資產和家庭的保障。目前國家已經將新型肺炎治療的費用大部分由國家全部承擔,但這無疑會增加政府的財政負擔。通過商業保險公司與政府合作可發揮保險保障作用。保險公司開發相應的險種,政府對該類險種提供一定的優惠措,提高相關保險覆蓋的廣度和深度,為暴露于疫情之下的群眾提供保障,同時也減少政府財政壓力。

總而言之,此次疫情來勢兇猛,確診病例遠超2003年SARS時期,阻斷病毒的措施強度也大于當時的SARS疫情時期。所幸目前包括湖北地區在內的很多省市地區已經在抗擊疫情中取得明顯成效,不少省份已經連續出現新冠肺炎的零增長。本次新型肺炎疫情對經濟的影響短期內沖擊很大,但中期來看,考慮到中國強大的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等宏觀調控措施,本次疫情對于中國經濟沖擊會被有效減少。一旦疫情被阻斷,經濟恢復正常運行,經濟增長將逐漸恢復。

參考文獻:

[1]張連城,賈金思.市場失靈與政府作為——“非典”疫情對中國經濟沖擊的性質和原因分析[J].經濟與管理研究,2003(05):67-71.

[2]黃益平.新冠肺炎的經濟影響與政策應對[J].企業觀察家,2020(01):76-77.

[3]王元龍,蘇志欣.非典型肺炎疫情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及對策[J].國際金融研究,2003(06):48-52.

[4]楊翠紅,陳錫康.SARS對我國消費的影響程度分析[J].管理評論,2003(04):13-17+63.

[5]文魁,張連城,朱偉奇,李婧,王軍,徐則榮,王克.SARS的經濟學思考[J].首都經濟貿易大學學報,2003(04):5-14.

(薛敏、沙曉君,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金融系)

神机策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