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富地活著

2020-06-08 10:31:51 《文苑·經典美文》 2020年6期

梅子涵

我們不來討論靈魂的事。因為就像那個偉大的法國思想家、哲學家伏爾泰說的,它只是一個人人會說卻不懂的詞,所以它從來沒有被討論清楚過。

我們能說的只是這個故事的意思,說說我們自己的確存在的體會。文學、藝術從來無法規定生命,布置生活,但是它們能提醒、告勸,給你一點兒豁然開朗的感覺。

我們都屬于那個被從高處看下來的人流里的人,行色匆匆、汗流浹背、疲憊不堪。我們還可以加上幾個形容詞:急急吼吼、披頭散發、傻里傻氣……可是我們卻總覺得自己很勤快、很努力、很有成就、很有錢,簡直就是富翁、貴族了,簡直就活在很高的境界里!

可是我們最初的生活愿望、理想向往、愛情想象、生命宣誓……是不是找不到蹤影了呢?

比如,你忙忙碌碌、慌慌張張得連一日三餐也吃得支離破碎、可有可無了。

你終于住上了很大的房子,可是你在大房子里的時間比原來在小房子里的時間少多了,每天奔走在路上,在高鐵車廂、飛機艙位里。即使坐在家里很大的落地窗前,窗外的流水只是一條河,成林的樹只是一片綠,你的眼睛和耳朵,你的興趣和愉快還是只在手機和微信上。而手機和微信,其實也是一條路,這條路上的人也是在忙忙碌碌、瘋瘋癲癲地交談、八卦、嘻哈。這種日復一日讓近視眼變得更近視、老花眼變得更老花的“文化”活動里,有多少是真正符合珍貴生命的需要,符合優美生活的氣息,給日子增添必不可少的高級趣味和價值,因而符合所謂的靈魂愿望的呢?可還是有無數人起早摸黑、廢寢忘食,連參加宴席、學習知識的課堂,和孩子、父母在一起的時間也沉醉其間,結果是嘴里吃得全無味道,耳朵進出全無獲得,感情印痕全無添加。靈魂哭了,我們聽得見嗎?

無數的大人,只知道自己的希望,不知道兒童的天性、心愿、趣味,不知道兒童的生命節律、行走頻率,不知道生命成長的段落大意、中心思想,恨不得沒有起步就撞線,剛剛開春就收獲。于是讓一個那么小的懵懂生命不要輸在起跑線上,把“勝利紅旗”插在遠離高峰的山腳之下!生命的意義就是從小到大死命跑嗎?死命地跑跑得動嗎?“不輸在起跑線上”是誰喊出來的?又是誰在那兒齊聲吶喊?兒童成長是不是應該像那一本智慧的圖畫書《小步走路》里的小鴨子一樣,在大鴨子的帶領下,小步走路,一二,一二,有節奏,有喜悅,因而走得很有力量、很持久,結果走成了第一個。

再比如,我是一個作家,他也是一個作家,這是多么金黃的職業,從前它是這樣被人命名的:人類靈魂的工程師!在這個命名里也有“靈魂”兩個字,所以我不能為了銷量,為了符合不高級的口味違背了文學的品味,違背我認真選擇和決定的審美,違背對讀者的真誠情感,違背這個世界所需要的美麗詩意,違背對母語的敬重、敬愛。母語的華貴也是需要我們的寫作增添的……

如果我們都能做到不違背,那么我們就算是具備了我們并不能說清楚的靈魂,我們活著就算是沒有和它分體。無比喜愛中國文化、中國文明,喜歡孔子的伏爾泰說過,靈魂“是人人會說卻不懂的詞”。而我們能懂一點的是,生命和所謂的靈魂的分離,不是只在于生命的行走太快,而是在于生命究竟理解了生命嗎,人究竟懂得了活著的豐富意義和味道嗎?如果不懂得,也不想真的明白,那么就是你坐在那兒紋絲不動、寸步不移,靈魂也無法走到你的面前!

在這個一切都迅速的“快年代”,實在無人能像在高速公路上那樣,寫出一個規定的公里數,一切都在于好自為之:行走得有些詩意,喘息得不失浪漫,好好愛著,親情握在手心,良知總在腳印里……那么,也就算活得有靈魂了。而更高的境界只能有待于人類的繼續進化,不可太急。

而我們正讀著的這一本書,也是獻給人類進化的??纯磿锏哪莻€站在窗外的小孩,他后來又坐在了我們的身邊。他好可愛,好純潔,好干凈。他就是我們應該有的樣子,他也是我們曾經為自己設計的樣子。多看看他,我們會清楚一些的。我們清楚一些,就不會老得那么快。我們就有資格成為站在高空的人,不是只能被別人俯瞰,我們也可以俯瞰別人。

編者注:本文所提及的書是指波蘭著名作家奧爾加·托卡爾丘克所著的《遺失的靈魂》。

神机策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