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鴨蛋的幸福

2020-06-08 10:31:51 《文苑·經典美文》 2020年6期

徐永清

現如今,什么都講究個快,時節才春分,人們便可享用咸鴨蛋了。這蛋是當年立春以后腌制的,純屬時鮮貨。通常將鴨蛋一開四,五六只鴨蛋,足可擺放一大盤。打量一番,蛋白如雪,清清爽爽;蛋黃則紅黃相間,紅油流淌。這是仲春時節的一幅動人美食圖畫。就居家來說,通常人手一個,人們有滋有味地用筷子掏著吃,由蛋白到蛋黃,漸入佳境。那個滋味,雖是尋常熟悉,卻是期待已久的滿足。品評之余,人們臉綻笑容,不住贊嘆。

就咸鴨蛋來說,盡管一年四季均可腌制,亦可隨時享用,但以清明前腌制的鴨蛋品質最好。此時的鴨蛋,空頭小,出蛋率高,土腥味相對也小,口感更是不得話說。這就像明前茶、開江魚、“三九”天的青菜一樣。明前腌蛋,這里有古法傳承,亦有民間習俗。生活中,一些恪守傳統的人們,就這樣順應自然,應時而為,樂在其中。

說到鴨蛋,我頗有發言權,在我女兒小的時候,我們家常常腌制。自家腌制鴨蛋,雖說有點麻煩,但能讓孩子了解腌制鴨蛋的全過程,推而廣之,增長閱歷;再者是讓其體驗勞作的辛勞,幸福的不易。這是一舉多得的好事,具有拿錢買不到的收獲。

通行腌制鴨蛋的方法有三:一是鹽水,二是黃泥,三是稻草灰。這三種方法我均實踐過,后兩種方法較為費事,還容易“臟手臟腳”的,只有專業作坊采用。就家庭制作來說,最簡易的方法,就是鹽水腌制。

腌制鴨蛋并不復雜,也沒什么深文大義。清明之前,將買回的新鮮鴨蛋洗凈,自然陰干。其后燒一大鍋開水,放入食鹽,讓其充分融化、自然冷卻后倒入缸中。為保證腌制的鴨蛋好吃,此刻缸中還要加放適量的高度白酒。酒不僅去腥,還具有很強的穿透力,能夠“直指蛋心”,促使蛋黃起沙出油,產生質變,有點鐵成金之妙。前期所有工序完畢,最后將鴨蛋小心翼翼地逐一放入。如果您想早點吃到咸鴨蛋,那就多放點鹽;若是不急不躁,就按正常的比例放鹽。腌制鴨蛋跟人上學一樣,既有拔苗助長的速成班,亦有循序漸進的常規班。任君選擇,隨心順意。

大凡人類在孩提時代,全是心急氣躁的主兒。剛栽樹苗,就想結果;剛撒種子,就想開花。鴨蛋剛剛腌制,恨不能立馬有味,能吃才好。世間哪有這等快捷的美事,把過程全都省略了。為了滿足女兒盡快享用咸鴨蛋迫切而美好的愿望,每回腌蛋,我們家均要分兩步,采用一小一大兩口缸。小缸鹽分的含量要大,大缸的鹽分則小。小缸可以腌制二十只鴨蛋,是先遣隊,大概一周便可入味,可以先行解饞;大缸足可腌制六十只鴨蛋,這是后續的大部隊,為夏日的口福保駕護航。

仔細觀瞧,頗為有趣。鴨蛋放在缸里,一色大頭朝上,并呈半漂浮狀。雖是挨挨擠擠的,比超員的公交車還要擁擠,但它們卻和睦相處,既不爭吵也不抱怨。器皿密封之際,它們爭先恐后地探著頭,是對光明的戀戀不舍?是對主人的深情告別?縱有千言萬語,終是將言囁嚅。以后的日子,它們看似不分晝夜地蒙頭酣睡,美夢燦爛;實則心無旁騖,鍥而不舍地為人們醞釀著美味。

鴨蛋們靜靜地安睡了,可孩子的心思卻異樣地活泛悸動,全是如繭樣剪不斷、理還亂的牽掛。我女兒小的時候,在腌制鴨蛋的那段日子,每天下午幼兒園放學,回家頭件事,便是急不可耐、滿懷期許地掀開缸蓋,一邊觀察著鴨蛋的變化,一邊念念有詞,計算著好日子的到來。期盼著、念叨著,僅需一周的時間,小缸中的鴨蛋便可嘗鮮了。它們是急先鋒,帶著滿滿的愛意,是來慰藉孩子的。此刻的鴨蛋雖不太咸,但也有味了,不齁不淡,空口也能吃。用來搭粥,兒女一氣能吃一大碗。吃完意猶未盡,外加一只鴨蛋才算滿足。小缸中的鴨蛋剛剛吃完,大缸中的鴨蛋又功德圓滿。它們好像帶著十分的歉意,八分的笑意而來;且是聯袂而至,浩浩蕩蕩的。那些年的夏日,就在咸鴨蛋的悉心關愛下,滿足而幸福地度過了。

說到咸鴨蛋,還有濃墨重彩的一筆。每到端午,它要走大運了。在我們江蘇一帶,端午正日的午餐,家家要吃“十二紅”,此風尤以揚州為盛。何謂“十二紅”?就是十二種紅色菜肴。這些美味,有的是食材本來就是紅的;不紅的原料,是用醬油“染”紅的。在這“十二紅”之中,咸鴨蛋肯定理直氣壯地名列其中,其地位自古不可撼動。

對于孩子們來說,不僅要大飽口福,還要用鴨蛋裝點生活、裝點快樂。在此時節,所有的孩子,不論男女,胸前都掛有“項鏈”。不過這項鏈非金也非銀,而是一只咸鴨蛋。通常把煮熟的咸鴨蛋,放于彩色棉線編織的網兜里,長長地掛于胸前,就像佩戴著勛章與綬帶一樣,簡直跟功臣、勞模相仿。端午掛鴨蛋,此為古法,有平安順遂、大吉大利諸多美意。這就像過年要貼春聯、放鞭炮一樣,否則也不能叫作端午。一時間,孩子的心里是美滋滋的,臉綻笑容、腳下生風,好像自己是世間最快樂、最幸福的人。我的女兒在小的時候,年年如此,歲歲快樂。

是日,孩子們不僅戴著“項鏈”去上學,還戴著一起玩耍。孩子們聚在一起,還要比試鴨蛋的大小、顏色的深淺、外觀的模樣,以及網兜的精致程度。他們開心地說笑著,盡情地瘋野著。剎那間,求學的重負全都卸載了,成長的煩惱通通釋放了。瞬間,他們又回歸到本真快樂的童年?;貧w雖是閃電樣短暫,但在他們的記憶里卻電烙石刻一般。及長,他們每每回首往事,不因虛度年華而悔恨,也不因童年無樂而羞愧。

這快樂的“項鏈”,一些孩子回家后還要把它掛于床前,或是書桌的前方。寓意美好的“項鏈”還要繼續呵護著這些孩子,守護著他們編織的美夢。

神机策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