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面虎”王必成與張靈甫的三次熱戰

2020-06-12 11:35:11 《鐵軍》 2020年6期

鳳圖

“王必成,你把漣水給我丟了,我要撤你的職!” 陳毅手指著王必成怒不可遏地吼道。王必成低著頭,一言不發。

王必成,新四軍名將,綽號“冷面虎”。他生性孤僻,喜獨來獨往,體瘦不豐,樣貌平平,臉面嫩白,完全不像是個能征善戰的將領,倒像個文弱的教書先生,然而一聽到槍炮之聲,即判若兩人,迅速變身為一只猛虎。王必成素以作戰勇猛、智勇雙全著稱,是陳毅的手下愛將。那么,這次陳毅為什么會對他發這么大的脾氣,甚至不惜將他革職查辦呢?這還得從王必成與國民黨整編七十四師師長張靈甫的第一次交手說起。

一戰漣水

1945年11月10日,按照中共中央的指示,華中新四軍正式整編為華中野戰軍,粟裕任司令員,譚震林任政委,王必成任華野第六縱隊司令員,江渭清任政委。

就在此時,王必成遇到了自己軍事生涯中的勁敵——師長張靈甫統率的國民黨軍整編第七十四師。整編第七十四師是國民黨“王牌”軍中一顆最耀眼的星,號稱“天下第一師”,素有“御林軍”“抗日鐵軍”“虎賁師”之美譽,并榮獲國民黨最高獎勵“飛虎旗”。單看他們的著裝就很出挑:清一色的美式服裝,配著墨綠色鋼盔,威武神氣;裝備也超強:炮多、機槍多、沖鋒槍多、卡賓槍多,火力之猛是其他國民黨軍所無法比擬的。最重要的是,這支部隊訓練有素,兵將們個頂個年輕力壯,打起仗來格外兇猛。

在張靈甫等部的強大攻勢之下,新四軍被迫撤出淮南根據地。1946年9月,七十四師乘機沿運河長驅直入,劍鋒直指淮陰?;搓幨翘K皖解放區的首府,無論是地理位置還是政治意義,都非常重要,不容有失。粟裕急調兵增援淮陰,以阻擊張靈甫的進攻。

眼見粟裕援軍就要趕到,作戰經驗老到的張靈甫連夜派出一支小股部隊對淮陰城發動偷襲。張靈甫的高明之處在于:將突破點選在了防線的中間。守城新四軍未料到一向害怕夜戰的國民黨軍居然敢于夜襲,更想不到居然選擇最難突破的地段。張靈甫兵出奇招,偷襲得手,揮師入城。一日之后,粟裕的援軍方才匆匆趕到,此時戰機已失,無奈之下只得撤離。張靈甫乘勝南進,三天之后又攻占了淮安。至此,兩淮地區完全失陷,新四軍退守蘇北根據地。

作為華中解放區的心臟,兩淮地區的陷落,嚴重影響了華中軍民的士氣。一時間,悲觀低落的情緒在新四軍中蔓延,有的指戰員私下里議論說:張靈甫的整編七十四師比日本軍隊還難打!這話傳到了王必成的耳中,一向少言寡語、慢條斯理的他,頓時火冒三丈,拍桌大吼:我一定得和這個張靈甫碰一碰!

王必成的愿望很快便實現了。1946年10月,張靈甫集中全部火力,對漣水城的南門渡口發起猛烈的炮轟。借著炮火硝煙的掩護,張靈甫的部隊乘著橡皮舟渡過廢黃河,很快在河岸上立穩了腳跟,接著在城南防線撕開一個大缺口,直撲漣水城。

王必成親率第六縱第十八師增援。這是王必成與張靈甫的首次正式大戰。七十四師接連發動八次進攻,卻始終無法撼動六縱的防線。入夜時分,六縱發起反攻。在夜霧迷漫的廢黃河岸邊,喊殺聲和刺刀拼擊聲混成一片。王必成的六縱和陶勇的一縱如猛虎下山般撲向七十四師,張靈甫只得退回淮陰城。

一戰漣水,張靈甫不但沒能得手,還傷亡了7000余人,損失不可謂不重。張靈甫將失敗歸咎于漣水城內的一座古塔,說是由于王必成占據著這個制高點,七十四師的進攻才告失利。他當著部下發誓:下次打漣水,要用一千發炮彈打碎這座古塔!

此役也讓王必成看到了張靈甫的軍事指揮能力和七十四師的戰斗力,他內心不得不贊嘆這個對手:兵敗而不山倒,兩虎未擒一狼,姓張的有一套。

二戰漣水

此后一個月時間,張靈甫一直在苦思冥想如何報上次的一箭之仇。1946年12月,張靈甫自認時機已到,在國民黨其他部隊配合下,再犯漣水。張靈甫命令部隊炮轟漣水城南華中野戰軍陣地,同時調動坦克,引導步兵,還有飛機配合,形成地空立體攻勢,向解放軍發動猛攻。王必成率領六縱固守兩日后,陣地陷落。第三天夜里,王必成發動反擊,但被七十四師的重機槍擊退。王必成決定以逸待勞,以堅守消耗敵軍。他將全師梯次展開,構筑了縱深的野戰工事,節節抗擊敵軍進攻。血戰九日,頑強地將來犯之敵擋在漣水城外。王必成親臨前線指揮,距離敵人僅二三百米,卻毫無懼色?!班病钡囊宦?,子彈打中了樹冠,樹葉紛紛墜落到王必成身上,王必成一動不動;又是“嗖”的一聲,子彈落在草地上,在他身旁噼噼作響,王必成仍然一動不動;緊接著,一個彈片擊中王必成的望遠鏡,從鏡片上斜插而過,王必成仍巋然不動。

正當王必成帶兵在城南苦戰之時,一日拂曉,張靈甫的主力卻突然在城西出現。原來,善于用兵的張靈甫進攻漣水南面,不過是聲東擊西、調虎離山而已。六縱的第一道防線當天就被突破,緊接著,張靈甫又集結重兵向第二道防線發起強攻。響午時分,七十四師從漣水西門、南門先后突入城中。無數墨綠色的鋼盔匯成股股惡浪,涌向漣水城垣。七十四師受過嚴格的巷戰訓練,以班排為單位,充分發揮美式火焰噴射器和“巴祖卡”火箭筒的威力,與我軍展開逐街逐屋的爭奪。

由于眾寡懸殊,我軍守城部隊在當天下午陸續撤離??粗鴿i水城內沖天的烈火濃煙,王必成虎目圓睜,青筋暴起,鋼牙咬碎,不肯撤離,被警衛員強架著北去了。

此刻的張靈甫前仇已報,春風得意地帶領一群高級軍官,來到那座古塔下合影留念。

第二次漣水之戰,王必成率部斃傷了敵軍8000余人,但自身也付出了巨大代價,僅六縱就有5000多名指戰員命殞疆場。王必成痛心不已。而事實上,張靈甫的七十四師,漣水戰后,元氣虧損,從此一蹶不振。

三戰孟良崮

漣水失守,陳毅震怒,要將王必成撤職查辦,于是出現了本文開篇的那一幕。但粟裕認為王必成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將才,力主將其留職檢查。

失了漣水,王必成郁悶滿懷,心中暗下決心:此仇不報非君子。王必成對陳毅、粟裕說:“日后若打七十四師,絕對不要忘記我王必成的六縱!”粟裕當即承諾:“打七十四師,必少不了六縱!”并下令將此話記錄存檔。

終于,機會來了!偵察科俘獲了一個國民黨軍官,粟裕有意派人押著他在野司駐地西王莊轉了幾圈,同時暗中吩咐看守的戰士佯裝不備,讓其尋機逃走。果不其然,俘虜逃回去后,馬上向張靈甫報告了華野司令部的位置。做夢都想立大功的張靈甫,不知是計,自然不會放過這次“絕佳”的機會,馬上指揮七十四師的精銳直撲西王莊。

粟裕得報,立即以“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的氣概,部署圍殲七十四師。粟裕沒有忘記當初對王必成的承諾,電令王必成的六縱飛兵北上,斷敵退路,完成對七十四師的最后合圍。

此時,王必成正在敵后養精蓄銳,待機出兵。接到粟裕的電報后,這位素以冷靜嚴肅著稱的“冷面虎”欣喜若狂,顧不得夜靜更深,像孩子一樣大喊大叫起來:“大家快起來!馬上要打七十四師了!”住在隔壁的江渭清聽到了,以為王必成講夢話呢,哭笑不得:“這個王老虎,想打七十四師都魔怔了!”一些將領不明就里,紛紛跑到王必成的房間一探究竟。王必成手里高舉著電報,興高采烈地說:“野司命令我們迅速北上,參與圍殲七十四師,”說完哈哈大笑。王必成等這一天已經好久了。

王必成命令部隊晝夜兼程,不得有誤。遇到國民黨軍的飛機,王必成也毫不閃避,令所有武器對空射擊。國民黨空軍從未見過如此不按規矩出牌的部隊,嚇得不敢低飛掃射。王必成星夜點將:十八師居中搶占垛莊,以切斷七十四師唯一之退路;十六師強占黃涯山,控制沂蒙公路;十七師展開于牛頭山、大朝山一線,以阻敵援。王必成對手下這三個師長和政委說:“報七十四師之仇,就在今日。你們誰完不成任務,提頭來見!”六縱的指戰員心里都憋著一口氣呢,恨不能一口把七十四師生吞下去才解氣,個個都有萬夫不擋之勇。

此時,華野主力也悉數登場,共同圍殲國民黨軍第七十四師。六縱下轄一個特務團,是王必成攏在袖子里的一只小老虎,只在最關鍵的時候才舍得動用。這時王必成覺得時機到了,果斷決定讓開戰后一直蟄伏的特務團投入戰斗。特務團在幾小時之內連奪三座高地,國民黨軍第七十四師殘部只得退守孟良崮山頂。

孟良崮地區全是山石,根本無法挖掘工事。解放軍的炮彈如滾滾春雷,挾風帶嘯而來,彈片與碎石齊飛,猬集在山頭上的第七十四師根本無處可藏,官兵們在山上四處奔逃,顏面掃地,威風全無。王必成從偵聽中獲悉張靈甫在山洞內,大喜道:“張靈甫小命休矣!”遂命特務團出擊。這時,天突降大雨,飛沙走石。特務團如猛虎撲食般直撲七十四師指揮部。至此,不可一世的國民黨軍第七十四師在山東孟良崮全軍覆沒,師長張靈甫被擊斃。

捷報傳來,王必成長吁了一口氣:“大仇已報,可安睡也!”

此時,距漣水城失守剛好5個月。

神机策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