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頻彩色多普勒超聲、超聲彈性成像在乳腺癌診斷中應用效果分析

2020-06-12 11:47:17 《中外醫療》 2020年8期

陳劉飛 李云霞

[摘要] 目的 比較超聲彈性成像(UE)和高頻彩色多普勒超聲(HFCDU)對乳腺癌的診斷價值。方法 方便選取2018年1月—2019年6月因乳腺占位病變而就診的40例患者,依次實行HFCDU檢查、UE檢查。比較兩種方法的準確率、誤診率、特異性、敏感性、陽性預測值和陰性預測值。 結果 UE的準確率為92.00%,優于HFCDU的72.00%,其誤診率為8.00%,低于HFCDU的28.00%,差異有統計學意義(χ2=6.775,P=0.009<0.05)。UE的特異性、敏感性分別為90.00%和85.00%,優于HFCDU的70.00%和60.00%,差異有統計學意義(χ2=5.000、6.270,P=0.025、0.012<0.05)。UE的陽性預測值和陰性預測值分別為86.00%和90.00%,優于HFCDU的32.00%和36.00%,差異有統計學意義(χ2=30.136、29.340,P=0.000、0.000<0.05)。結論? UE診斷乳腺占位病變性質比HFCDU價值更高,其不僅具有更加優秀的準確性及敏感性、特異性,其陰性、陽性預測值也相對更高,可以作為乳腺癌的有效評估方法在臨床中積極運用。

[關鍵詞] 乳腺癌;超聲彈性成像;高頻彩色多普勒超聲;診斷;應用效果

[Abstract] Objective To compare the diagnostic value of ultrasound elastography (UE) and high-frequency color Doppler ultrasound (HFCDU) for breast cancer. Methods A total of 40 patients who were diagnosed with breast mass lesions from January 2018 to June 2019 were convenient selected, and HFCDU and UE examinations were performed in this order. The accuracy, misdiagnosis rate, specificity, sensitivity, positive predictive value and negative predictive value of the two methods were compared. Results The accuracy rate of UE was 92.00%, which was better than 72.00% of HFCDU. Its misdiagnosis rate was 8.00%, which was lower than 28.00% of HFCDU. The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χ2=6.775, P=0.009<0.05). The specificity and sensitivity of the UE were 90.00% and 85.00%, respectively, which were better than 70.00% and 60.00% of the HFCDU. The differences were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χ2=5.000, 6.270, P=0.025, 0.012<0.05). The positive and negative predictive values of UE were 86.00% and 90.00%, respectively, which were better than 32.00% and 36.00% of HFCDU, and the differences were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χ2=30.136,29.340, P=0.000, 0.000<0.05). Conclusion The diagnosis of breast mass lesions by UE is more valuable than HFCDU. It not only has better accuracy, sensitivity and specificity, but also has relatively higher negative and positive predictive values. It can be used as an effective assessment method for breast cancer in clinical practice. Active use.

[Key words] Breast cancer; Ultrasound elastography; High-frequency color Doppler ultrasound; Diagnosis; Application effect

乳腺癌是近些年來危害女性健康一種常見惡性腫瘤,其不僅發病率高,甚至不斷呈現出發病患者年輕化的趨勢,對于乳腺癌患者而言,手術是最佳治療方式,其中保乳手術是最常見的一種手術方式,它較傳統手術方式創傷小,且可以保留乳房,但癌組織已經擴散或發生轉移的中晚期腫瘤患者卻不適合此種治療,只能通過比如放化療等方法來延續生命,所以想要改善乳腺癌患者預后,提升其生活質量甚至生存率,給予患者盡早的準確診斷與有效的治療是非常必要的[1]。目前用于診斷乳腺癌的超聲技術有許多,如何選擇最適合的超聲方法讓患者最大受益,需要臨床謹慎選擇。該文方便選取2018年1月—2019年6月因乳腺占位病變而就診的40例患者,試分析超聲彈性成像(UE)、高頻彩色多普勒超聲(HFCDU)這兩種超聲技術對乳腺癌的評價效果,現報道如下。

1? 資料與方法

1.1? 一般資料

方便選取該院因乳腺占位病變而就診的40例患者作為該次的研究對象,回顧分析其臨床資料,具體包括:①年齡分布:最小23歲,最大56歲,平均(38.20±6.89)歲;②性別比例:所有患者均為女性;③病灶直徑:最小6 mm,最大26 mm,平均(16.11±2.31)mm;④術后病理結果:共50個病灶,其中良性病灶30個,惡性病灶20個;⑤病理分型為:惡性: 浸潤性小葉癌1個,乳腺粘液癌1個,導管內癌3個,浸潤性導管癌15個;良性:乳腺纖維瘤17個,乳腺腺病5個,乳腺炎4個,導管內乳頭狀瘤3個,良性葉狀腫瘤1個。

納入標準:①常規超聲掃查發現實性結節,均符合乳腺占位病變的診斷標準,且分別經手術病理確診;②無影像學檢查禁忌證;③均為女性,可有或無乳頭溢液、乳房脹痛等不適癥狀;④臨床檢查及治療資料全面完整;⑤所有病患均已很好知曉該研究內容且自愿簽訂同意書,該研究也符合醫學倫理學要求[2]。

排除標準:①心肺肝腎等重要臟器功能損害者;②術前接受過放化療、內分泌或其他干預治療者;③結節內部存在無回聲液化者;④合并有其他原發腫瘤者;⑤依從性差或患有精神疾病、對研究順利完成有影響者[3]。

1.2? 方法

首先為所有受檢者實施高頻彩色多普勒超聲(HFCDU)檢查,再為其實施超聲彈性成像(UE)檢查,隨后將檢查結果分別與手術病理結果進行對照。病理判斷方法:經手術取適量標本,以多聚甲醛進行固定,以酒精進行脫水,以二甲苯進行透明化,切片并以石蠟包埋,以蘇木精、伊紅等進行HE染色,并由病理科專業人員進行病理診斷。

1.2.1? 高頻彩色多普勒超聲(HFCDU) 以西門子公司研發的ACUSON OXANA2型彩色多普勒超聲診斷儀對保持仰臥體位的受檢者進行掃查,探頭頻率7~9 MHz,掃查時應告知受檢者保持放松狀態,避免呼吸急促,雙側上肢應上舉并置于頭部兩旁,以確保乳房、腋下等掃查部位充分暴露出來,隨后以探頭進行常規模式超聲掃查與高頻彩色多普勒模式掃查。常規超聲模式掃查需明確病灶的部位、直徑或體積大小、形態邊緣是否規則、邊界是否清晰、病灶外有無包膜、后方回聲是否存在衰減、病灶內部是否存在微小鈣化等;將掃查模式轉變為高頻彩色多普勒后,需清楚顯示并評價病灶內部及邊緣的血流信號分布與走形特征。

1.2.2? 超聲彈性成像(UE) 調整感興趣區域,使其至少超過病灶的2倍,不斷調整感興趣區域的壓力,多次測量并取得穩定的超聲彈性圖像,以改良五分法[4]對圖像進行整體評估,用以評定病灶的良惡性程度,病灶及其周邊結構大部分或全部呈藍色計5分,病灶以藍色為主、邊緣存在部分綠色計4分,病灶藍綠色各占一半計3分,病灶以綠色為主、間或有少量藍色計2分,病灶基本上呈綠色計1分,4分、5分代表病灶為惡性,1分、2分、3分代表病灶為良性[5]。

1.3? 觀察指標與評價標準

以手術病理結果為金標準,將兩種方法的檢測結果與其對照,并比較兩種方法的準確率、誤診率、特異性、敏感性、陽性預測值和陰性預測值。準確率=(真陽性+真陰性)÷(真陰性+假陰性+真陽性+假陽性)×100.00%;陽性預測值=真陽性÷(真陽性+假陽性)×100.00%;陰性預測值=真陰性÷(真陰性+假陰性)×100.00%;敏感性=真陽性÷(真陽性+假陰性)×100.00%;特異性=真陰性÷(真陰性+假陽性)×100.00%;誤診率=假陽性÷(真陰性+假陽性)[6]。

1.4? 統計方法

在SPSS 19.0統計學軟件中納入該研究中所有研究對象的臨床數據,計數資料采用[n(%)]表示,行χ2檢驗,P<0.05為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2? 結果

2.1? 準確率、誤診率、陽性預測值和陰性預測值

UE的準確率、陽性預測值和陰性預測值均優于HFCDU,其誤診率低于HFCDU,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1。

2.2? 特異性、敏感性

UE特異性、敏感性均優于HFCDU,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2。

3? 討論

現階段診斷乳腺癌的方法有穿刺活檢、鉬靶、MRI、CT、超聲等,其中穿刺活檢是一種有創性檢查,對患者有一定損傷,臨床不作為常規首選;鉬靶具有少量放射性,部分特殊人群如孕婦及哺乳期婦女檢查受限,在臨床運用中也有局限性;MRI和CT雖然準確率較高,但患者有可能對造影劑過敏,并且其價格也較為昂貴,也不宜作為常規檢查手段;唯有超聲不僅操作簡單方便、價格低廉、準確率高,同時不會給患者帶來創傷或輻射性損傷,因此非常受到廣大醫護人員及患者的青睞?;诖?,該次研究為患者分別采取了超聲彈性成像(UE)、高頻彩色多普勒超聲(HFCDU)兩種超聲檢查方法,并以病理結果為金標準, 通過對照來評判這兩種方法的臨床價值。從結果可以發現,UE的準確率、誤診率、特異性、敏感性、陽性預測值和陰性預測值分別為92.00%、8.00%、90.00%、85.00%、86.00%、90.00%,均優于HFCDU顯示的72.00%、28.00%、70.00%、60.00%、32.00%、36.00%評價效果,可見UE在乳腺癌的診斷價值上要整體高于HFCDU,分析其原因主要是: HFCDU雖然借助二維超聲明確了腫瘤大小、形態、邊緣、邊界等大體特征,并借助高頻彩色多普勒模式獲知了病灶的血流信號等信息,但病灶位置的深淺以及聲束夾角的大小會對其血流檢查結果造成較大的影響[7],另外乳腺惡性病灶血流信號的特異性不明顯,僅從血流信號分布的形態和多少來判別腫瘤的良惡性就顯得信心不足;而UE則是基于病灶及周邊組織在彈性上的差異(彈性系數)進行判斷,超聲特有的彈性成像方法可以有效的對病灶邊緣及內部的組織硬度(彈性系數)進行評價,一般來說浸潤性癌的組織硬度要大于非浸潤性癌,非浸潤性癌又大于乳腺纖維化,隨后依次為乳腺及乳腺脂肪組織,也就是說病灶惡化過程中組織間隙會變得愈加緊密,纖維組織含量逐漸增加,病灶內部結構的改變使得其硬度不斷變化,就大部分乳腺腫瘤而言,病灶硬度的增加意味著其惡性的可能性便越大,所以UE能獲得較HFCDU更好的評價效果[8]。

將該文中UE的準確率、誤診率、特異性、敏感性、陽性預測值和陰性預測值與郁楊[9]研究中超聲彈性成像組90%的準確性、10%的誤診率、90%的特異性、84%的敏感性、86%的陽性預測值、88%的陰性預測值對比,均較為相近,可見該文結果準確可靠。

綜上所述,相較于HFCDU通過形態、血流等信息對乳腺腫瘤進行良惡性的診斷,借助于良惡性組織硬度差異進行病變性質判斷的UE具有更高的準確率、誤診率、特異性、敏感性、陽性預測值和陰性預測值,其在乳腺癌的良惡性評估上較HFCDU存在一定的優勢,可以臨床工作中積極運用。

[參考文獻]

[1]? 張勤.對比高頻彩色多普勒超聲、超聲彈性成像在乳腺癌診斷中應用效果[J].影像研究與醫學應用,2018,2(2):20-22.

[2]? 楊慶榮.高頻彩色多普勒超聲聯合超聲彈性成像在乳腺癌診斷中的價值[J].齊齊哈爾醫學院學報,2018,39(7):806-807.

[3]? 金強,鄭霞,邵霞.彩色多普勒超聲與超聲彈性成像在乳腺癌淋巴轉移診斷中的應用[J].中國醫藥導報,2018,15(31):131-134.

[4]? 曾婕,羅葆明,智慧,等.應用ROC曲線及Logistic回歸模型評價改良超聲彈性評分標準在乳腺腫瘤中的診斷價值[J].中國超聲醫學志,2008,24(8):704-706.

[5]? 符兆海,盧伊玲.高頻彩色多普勒超聲、超聲彈性成像在乳腺癌診斷中應用效果比較[J].影像研究與醫學應用,2018,2(22):241-243.

[6]? 趙純杏.高頻彩色多普勒超聲、超聲彈性成像在乳腺癌診斷中應用效果比較[J].臨床醫藥文獻電子雜志,2018,5(35):142-143.

[7]? 印峰.比較高頻彩色多普勒超聲、超聲彈性成像在乳腺癌診斷中的應用效果[J].中外醫學研究,2017,15(36):98-99.

[8]? 王軍明.高頻彩色多普勒超聲及超聲彈性成像在乳腺癌診斷中的應用[J].醫療裝備,2019,32(1):94-95.

[9]? 郁楊.高頻彩色多普勒超聲、超聲彈性成像在乳腺癌診斷中應用效果比較[J].影像研究與醫學應用,2018,2(8):171-172.

(收稿日期:2019-12-14)

神机策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