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澳留學生談“遭遇歧視”經歷

2020-06-15 04:17:14 《環球時報》 2020-06-15

本報記者 陳莎莎 徐可越 張雪婷

本月9日,中國教育部發布2020年第1號留學預警,提醒赴澳大利亞及返澳的中國留學生謹慎選擇。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期間,澳大利亞出現多起針對亞裔的歧視性事件。與此同時,漸入秋冬季節的南半球是否將迎來第二波疫情高峰也是未知數。這些因素都影響著不少中國留學生赴澳留學的計劃?!董h球時報》記者采訪了幾名決定暫緩赴澳、返澳行程的中國學生,他們分享了自己在疫情期間的學習狀況,也講述了曾在澳大利亞經歷過的種族歧視。

歧視亞裔在疫情中達到頂峰

據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報道,澳人權委員會今年2月報告了違反《反種族歧視法》的種族歧視行為的投訴數量整體增加,大約有30%的種族歧視投訴與新冠疫情有關,4月這個數字增長至頂峰的37%。在疫情當中,有來自包括中國香港、韓國等留學生都因戴口罩或僅因有“亞洲面孔”遭到攻擊,被指責“把病毒帶到澳大利亞”;有馬來西亞學生因為是亞洲人,被房東趕出家門;2月,澳大利亞急診醫學院稱“急診室報告的與種族歧視有關的個案有所增長,華裔面孔的醫生和病人受到了種族歧視”;除了學生以外,當地一些華人企業與家庭都曾經歷過房屋被涂鴉或破壞的遭遇。ABC曾邀請讀者分享他們在新冠肺炎疫情中遭遇的與種族歧視有關的經歷,該媒體收到了幾百份回復。

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采訪的十幾名中國留學生中,所有人都表示,已經注意到疫情期間在新聞和社交媒體上關于侮辱亞裔的消息急速攀升,且至少三分之一都曾親歷過歧視。婁同學是一名原本于今年3月入學墨爾本大學一年級的中國學生。她的母親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婁同學在高二結束之后,赴澳大利亞讀了1年半的預科。婁媽媽說,即使是在教育部發出預警之前,當地針對亞裔的歧視也一直存在?!芭畠涸诼飞献咧?,就會有人莫名其妙吼她一聲。因為疫情的關系,當地人對華人的惡意更大了?!痹谛履贤柺看髮W上學的于同學也告訴記者,因為自己在推特上表示沒有證據顯示新冠肺炎源于中國,就收到如“中國去死”等侮辱性評論。

校園也不是種族歧視的“禁區”。今年4月,一則顯示墨爾本大學兩名亞裔學生被他人拳打腳踢的錄像在社交網絡上掀起激憤;3月,昆士蘭大學學生德魯·帕夫盧就在該??鬃訉W院外貼出一張告示,聲稱孔子學院有新冠病毒“生物危害”。帕夫盧最終被處分禁止入學兩年,但很多人擔心,除了明顯的種族歧視外,還有更多不易察覺的歧視性行為,如涉及種族的黑話、蔑稱等,但這種情況可能并不會被懲罰。在澳大利亞留學10年的博士生杜同學告訴記者,在他留澳的多年里,遇到太多次這種“不明確”的黑話羞辱。他表示,多數澳大利亞高校急于擺脫針對種族歧視的投訴,并不是為了解決中國學生的實際問題,更多是擔憂資金來源。

同樣在昆士蘭大學上學的楊同學也對記者說,最近一段時間,她在網上和現實中,都遇到過校園內的種族歧視?!艾F在電視上的反華新聞非常多,我們(中國學生)一般會選擇待在家里。如果一定要戴口罩出門的話,我也會盡量避開人群,以防發生什么事情?!?/p>

第二波疫情是未知數

“有消息稱7月可能會開放邊境,官方并沒有聲明,但是學生簽證已經開始審理了?!眲⑼瑢W目前正在等待來自澳大利亞與新西蘭高校的碩士研究生錄取通知書。她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由于疫情中澳大利亞的種族歧視太嚴重,估計會最終選擇去新西蘭的學校?!凹词拐娴纳习拇罄麃唽W校,我也會選擇在國內上網課?!?/p>

目前,澳大利亞正在進入冬季。截至北京時間13日4時59分,澳大利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新增5例,達到7290例;死亡病例保持在102例。雖然從全球數據來比較,澳大利亞看上去似乎得到有效控制,不少專家與留學生都擔憂,天氣漸冷之后,病毒傳播力度會增大,或許會導致第二波疫情來臨。

選擇延遲一年或轉學

對于進退兩難的赴澳留學生,他們也有著不同的打算。一些學生打算努力繼續在澳大利亞完成學業。在阿德萊德大學上學的周同學對《環球時報》記者說,自己和幾個同學希望在下學期開學前能返澳。她表示,教育是澳大利亞一塊非常重要的產業,從澳大利亞高校的角度來看,他們一般會盡量協助留學生返校?!案舯诘哪习拇髮W正在聯系包機,讓中國留學生能回澳大利亞上學?!辈贿^,他說周圍也有一些同學決定轉校,“有學生下學期要轉到新西蘭上學”。

轉學或休學一年也是不少人選擇。沈同學此前已得到阿德萊德大學的博士研究生錄取通知書,但最終決定放棄赴澳留學。在他做出該決定之前,他的簽證已經被拒超過一年,疫情與種族歧視環境只是“雪上加霜”。

婁同學對記者說,如果說明年疫情還得不到緩解,“我就準備休學一年看看,歧視的情況會不會好一點”。她說,以前的計劃是在大學畢業后直接讀研究生,到時候看自己的意向和形勢,再考慮留在澳大利亞還是回國,“但是現在留在那邊學習或者工作的意愿沒那么強烈了”。婁媽媽則稱,從家長的角度來講,還是希望孩子能回國?!八诎拇罄麃喌哪嵌螘r期,戴著口罩在街上走還會被歧視,國內還是比較安全的?!?/p>

在悉尼大學上學的秦同學同樣計劃休學一年,在此期間在中國做一些實習。她告訴記者,最初是澳大利亞的旅游禁令阻止她返澳,但現在自己也在衡量回去繼續讀研的利與弊?!爱數氐姆N族歧視一直存在,在疫情期間更是有所增長,我不知道如果回去的話會面臨怎樣的情況?!鼻赝瑢W表示,即便校園是安全的,但和朋友外出或者去逛商店可能會“有危險”?!?/p>

神机策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