揣測中國疫情的哈佛醫學院

2020-06-15 04:17:19 《環球時報》 2020-06-15

本報特約記者 劉皓然

近日,哈佛大學醫學院(HMS)因一項極度欠缺科學嚴謹性的研究項目深陷“學術烏龍”:該機構僅憑“停車場車數變化”等片面線索,就草率得出了中國新冠肺炎疫情可能“暴發于2019年秋季甚至更早”的結論;而這項研究在尚未進行同業審查的情況下,已經被別有用心的美國媒體炒上了天。哈佛醫學院大失水準的做法不僅受到了中國官方與學界的駁斥,近日就連國際同行都“看不下去”了。

與常規的學術論文相比,哈佛醫學院的這篇“大作”在寫作模式上更類似于一篇“調查性新聞報道”:此文對比了2018年10月和2019年10月兩個時段中武漢中南醫院、湖北婦幼保健院等6家醫院停車場車數的變化,以及兩個時段中武漢網民在搜索引擎百度中檢索“咳嗽”和“腹瀉”兩個關鍵詞的頻次,從中強行發現“異?!?、繼而得出武漢市去年早在秋季甚至夏季“就已經出現疫情”的結論。網絡輿論調侃,這家國際馳名的醫學機構竟然也能做出“開局一張圖、內容全靠編”的事情,實是令人瞠目。更令人皺眉的是,論文的作者之一約翰·布朗施泰因還兼具美國廣播公司撰稿人的身份,促使此文在學界還沒“過審”、就已先在輿論界“火”了起來。

據路透社報道,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對于哈佛醫學院這一論文給出的評價是“存在低級漏洞”與“出奇的荒謬”。近日,國際上不少知名科學家也紛紛指出該論文對疫情發生時間并未給出“令人信服的證據”。英國愛丁堡大學病毒學專家保羅·迪加德表示,哈佛醫學院方面的論文引用的數據雖然“存在一定相關性”,但這些數據不足以支撐結論;英國諾丁漢大學流行病學教授基思·尼爾指出,論文中所采用的車流樣本至少有一處是武漢一家兒童醫院,該院日常就要接納不少兒童流感患者,而這些與新冠問題根本沒有關聯。美國斯克里普斯研究所主任埃里克·托波爾更是毫不客氣地指出,哈佛醫學院論文“非常不嚴謹、不相關”,并無科學有效性可言。

從某種程度上,這起學術風波真的是砸了這所老牌學術機構的“金字招牌”。據了解,歷史悠久的哈佛醫學院始創于1782年,是美國開國以來創建的第三所醫學院。辦學之初,整個學院只有3名教員,授課地點位于哈佛大學的馬薩諸塞大廳(哈佛最古老的教室之一)。當時的哈佛醫學院學生并不按學年繳費,但每堂課要“買票”才能進場。由于這座醫學院早年間沒有附屬醫院、與醫療機構合作關系經常會發生變化,為此它在20世紀前曾多次遷址,直到1906年才正式“落戶”波士頓著名的長木醫學區,并一直延續至今。

18世紀時,美國醫學院的“門檻”還相對較低,學生會在教室內學習一到兩個學期的理論課,之后在具備執業資格的醫生帶領下“學徒”。入學前,學生并不需要具備多深厚扎實的教育背景,入學后也沒有固定的學期考試。這種缺乏正規性的辦學模式在1869年后才逐漸改變。那一年,美國杰出教育家查爾斯·艾略特出任哈佛大學第21任校長,為醫學院引入了現代的學科制度,比如:院系細分出基礎醫學和臨床醫學等專業方向,舊有的“學徒制”被一整套為期三年的學位課程所取代,學院的錄取標準大幅提升、學生考核標準也更加嚴格。這種先進的辦學體系,也為美國其他綜合大學開辦醫學院提供了參考標準。

在長達200余年的科學探索道路上,哈佛醫學院積累了豐富的知識與科研成果,在學界影響力與日俱增。從很大程度上說,哈佛醫學院成就了美國的現代醫學體系,歷任教職員工和杰出校友為全球醫學、公共衛生事業做出很多不可磨滅的貢獻,比如為美國引入天花疫苗、為燒傷患者帶來人造皮膚、為糖尿病患者創造胰島素治療法;率先在外科手術中使用麻醉技術、率先研發出可植入的心臟起搏器、成功對兒童白血病患者采用化學療法,以及創下首例成功的斷肢續接和腎移植手術等等。

歷經百年沉淀、數代科學人的不懈探索,哈佛醫學院如今已經是世界首屈一指的研究型學府,常年在《美新周刊》的研究型醫學院排行榜中獨占鰲頭。據校方披露的統計數字顯示,哈佛醫學院目前教職員工約為1.16萬人,有152人為美國國家醫學院供職、80人為美國國家科學院供職。在該校校史上,共有15名科研人員獲得諾貝爾獎。學校對生源的遴選也極其嚴格:以2019年為例,6815名申請者中只有227人最終被錄取,錄取率僅為3.3%。醫學院學費每年約為6.34萬美元左右。根據《美新周刊》的最新專業排名,哈佛醫學院的精神病學專業排名第一,兒科、婦產科、放射科和內科醫學等專業也名列前茅。

不過,這所國際頂尖的醫學院也并非沒有過污點:據美國《僑報》報道,前哈佛醫學院知名心臟病學者皮耶羅·安韋薩2018年驚爆特大學術詐騙丑聞,其發表的31篇學術論文全部被證實存在數據篡改、捏造情節。最終,上述論文不僅被全面撤稿,哈佛醫學院的附屬醫院——布萊根婦女醫院還被迫向聯邦政府繳納1000萬美元,以賠償安韋薩白白浪費掉的科研經費?!?/p>

神机策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