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雜環境下的底線思維

2020-06-15 04:17:35 《環球時報》 2020-06-15

楊雪冬

當今世界正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內外部環境的深刻變化交織在一起,互動變異,形成了極為復雜、高度不確定性的治理環境,老問題還沒有效解決,新問題又勃然而起,對各國的治理體系都形成嚴峻考驗。對于中國這個正處于民族偉大復興前夜的大國來說,要牢牢把握住這場變局帶來的機遇期、窗口期,就要增強底線思維意識,進行系統性準備,決不能在根本性問題上出現顛覆性錯誤。

底線思維,關鍵是要厘定誰的底線,什么水平的底線。中國正經歷著深刻變革,社會利益快速分化,社會觀念更加多元,不同群體、不同個體都有自己的底線預期,都有自己的衡量標準。這些底線預期并不完全一致,衡量標準除了不同,還可能相互抵牾。底線思維,不能無視社會的多元狀態,更不能用簡單的一元化思維來替代,甚至抹殺多樣化的思考、認真和評判。

因此,在當下中國討論底線思維,首先的前提是,必須承認這是社會多元條件下的底線思維。經過40多年改革開放,我們已經擁有一個充滿生機活力的社會,這是改革開放的巨大成就,也是制定各項政策的出發點和落腳點。盡管在改革開放過程中不同群體獲得的收益不同,并有差距擴大的趨勢,但所有群體都是普遍受益者。

因此,底線思維從根本上說,就是人民至上思維,就是改革思維、開放思維,要充分尊重人民群眾的主體地位,繼續堅持改革開放不動搖,通過全面深化改革,全方位開放,構建起能夠更有效地調節各群體之間關系的體制機制,進一步激發全社會的創造力。

其次,在多元底線條件下,底線思維要努力塑造社會共識。社會越多元,觀念越多樣,就越需要以制度化、法制化方式控制社會分化、化解社會矛盾,提供訴求表達,就越需要主動塑造社會共識,增強社會認同,把全社會力量凝聚在一起。這既是各國現代化進程遇到的共同性問題,也是中國走好民族復興后半程亟需回應的挑戰。

因此,底線思維就是民主思維、協商思維、法治思維。習近平總書記多次講過,在中國社會主義制度下,有事好商量,眾人的事情由眾人商量,找到全社會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約數,畫出最大的同心圓,是人民民主的真諦。

第三,在國家治理的具體實踐中,底線思維就是短板思維,需要密切關注哪些社會群體更為脆弱,哪些問題人民群眾更為關心,需要認真分析國家治理體系還存在哪些缺陷,國家治理能力還有哪些不足,還需要跟蹤研判國際環境中哪些變化會成為“黑天鵝”事件,哪些會產生“蝴蝶效應”“灰犀牛效應”,進而常懷憂患意識,培養系統思維、同情共理思維,提高預判能力、回應能力、應變能力,及時補短板。

這次新冠疫情的暴發,給我們上了一堂代價高昂的短板思維課,既暴露了一些地方和一些領域治理中存在的問題和不足,也說明補齊短板是一個系統工程,需要從體制機制、工作方法、意識能力等各個方面著手。任何一塊短板、任何一處塌陷,都會影響整個體系的效能發揮。

近代以來,憂患意識一直伴隨著中華民族復興的夢想,底線思維是這種憂患意識在當代的理性化呈現。越是接近成功的目標,越是需要保持對復雜環境的清醒認識以及沖破各種利益、觀念束縛羈絆的勇氣,越要戒驕戒躁,從容籌劃,果斷實施?!?/p>

(作者是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研究員)

神机策配资